第8章 皇帝的愤怒 第1页

第七章皇帝的愤怒

就在杨天保睡觉的时候。

单道真回来,将杨天保如何打死多嘴的曹长顺,如何故布疑阵的事情告诉了薛瑶。

苏建武让他先将曹长顺、周怀远和齐天林携带的三匹马卖掉两匹,置换成一辆带着车厢的大车。

然后又在牙行花了五百文雇用一名车夫,又雇用了一名长随。他还在界桥的草市上花了六贯钱买了一个刚刚死了丈夫,却被婆家赶出门的寡妇刘何氏和她的女儿。

六贯钱,其实也就是一匹马的价钱,在这个时候战马会贵一些,不过一般人养不起,而曹长顺他们三人的马,全部都是驽马,几乎与牛的价格差不多。

现实永远比小说杜撰的更加精彩。

界桥的刘氏,虽然不是大户,却也是远近闻名的大族,特别是丁口足足有三百多人。刘何氏的丈夫是两代单传,家境殷实。

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刚刚过了而立之年的刘庆,在年初的时候,得了气疾,一病不起。界桥这个小地方,自然没有什么名医,拖了两个多月,最终还是不治而亡。

刘庆死后,刘庆的族人悲痛万分(兴高采烈),他们把刘何氏和他的女儿以六贯钱作价,卖给了单道真,然后将刘庆的财产全部瓜分一空。

就连刘庆家里的两只羊也全部杀掉吃肉,全族人见者有份,同喜同喜。

单道真让刘何氏与其女儿坐着马车,前往长安兴化坊苏府。

兴化坊有没有苏府?杨天保根本就不知道,他好像在看电视的时候,知道长安城有一个坊叫兴化坊(唐砖兴化坊改造项目),当然,这也是杨天保的疑阵之一。

车夫老郭、长随田四喜,带着刘何氏母女,并且让她们不要轻易下车,也不要抛头露面。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一两女,向西行的架势。

当然,这只是烟雾。目的是让他们感觉苏建武依旧带着苏凤前往长安,只要派出人抵近查看,他们就会露馅。

苏建武不仅如此,他回到船上,把价值百贯的乌篷船,与运河走粮的方艄船置换。

苏凤的这艘乌篷船是新船,换一艘六七成新的方艄船没有人不愿意,就这样,杨天保就躺在船上呼呼大睡起来。

薛瑶望着杨天保有点感动的道:“大师兄,变得厉害了!”

在薛瑶眼中,自己的大师兄虽然对自己极好的,只是他的脑袋在小时候受过伤,有点灵光,向来都是自己拿主意,大师兄去做。

没有想到突逢大变,她毕竟是一个少女,早已方寸大乱,而大师兄却承担起了照顾她和师父的重任。

听到这话,杨天保松了口气。

自己没有露馅就好。

杨天保查看了一下苏凤,苏凤的伤势依旧严重,时常咳血,好在没有恶化。

这会儿工夫,有黄豆大小的雨珠子落下来,落在脸上冰冷。

“下雨了!”

单道真摸了一把脸,这雨来势汹汹,他和福伯钻到船舱里,就听着舱蓬顶上噼哩啪啦的响个不停,风势也陡然大了起来,船给呼呼的大风吹得摇晃起来。

单道真看着杨天保醒了,说道:“大郎,咱们以后怎么办?”

薛瑶也是一脸期待的望着他。

“先找神医孙思邈把师父医治好!”

薛瑶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……”

杨天保沉思起来。

贞观朝不比其他的朝代,这是一个贪腐几乎绝迹的时代。李世民杀兄拘父,成为皇帝,在大义上就弱了三分。

偏偏刚刚登基,东突厥颉利可汗就跑过来拆台。颉利率领二十余万铁骑,一路冲到渭水河畔,长安城下。

虽然在史书上写着李世民与颉利可汗在长安城西郊的渭水便桥上,签署了和平协议,双方立刻斩杀白马立盟。之后,颉利可汗率突厥全体骑兵返回。一场大战终于偃旗息鼓。九月突厥颉利可汗献马三千匹、羊万口。

可是,明白人都知道,这是渭水之耻,也是李世民的耻辱。李世民登基之后,一方面励精图治,精兵简政,另外一方面就开始对突厥采取分化拉拢之计,另外一方面则展开军事反攻。

几乎世人都知道贞观四年三月,李靖李大将军率领三千精锐,夜袭阴山,苏定方率领二百骑突袭颉利可汗牙帐,颉利可汗狼狈而逃,突厥溃不成军。

然而,事实上,唐朝对东突厥的战争,早在贞观元年就开始了。

第一步收买回纥,打了一场代理人战争。政治上拉拢苑君璋(刘武周旧部隋末河东割据势力之一)获得前进基地,贞观二年,攻打梁师都,获得前出基地。攻打吐谷浑,铲除突厥羽翼。接着贞观三年开始发起河西之战,然后,又从河北、辽东、灵武、朔方、河西长达两千六百余里的边境线上形成包围之势。

喜欢盛唐太师请大家收藏:(m.xiaoshuowawa.com)盛唐太师小说娃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您已经进入了畅读模式,无法正常阅读本章内容,请您关闭畅读模式。关闭方法,点击屏蔽中央右下角点击“关闭畅读”按钮
您已经进入了畅读模式,无法正常阅读本章内容,请您关闭畅读模式。关闭方法,点击屏蔽中央右下角点击“关闭畅读”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