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坑的就是你 第1页

第十七章坑的就是你

“最好不要!”

柳文敬接着伸出手指,蘸着茶杯里的茶水,在桌案上写下“观国公府”四个大字。

陈世贵打了一个冷颤,直愣愣的望着观国公府四个字慢慢消失。

观国公府也是弘农杨氏显赫的一支,甚至比他的恩主杨则一脉更加显赫。

杨达一系最出名莫过于,嫁于武士彟的杨氏(血刃里,老程杜撰为杨蓉),生一个一代女皇的女儿。不过现在武媚才七岁,距离一代女皇还遥遥无期。

在陈世贵眼中,观王房这一脉才是真正的弘农杨氏顶梁柱,杨恭仁从相国的位置上下来,而他的弟弟杨师道则任吏部侍郎,掌管四品以下官员的选拔。

陈世贵这下激动起来,一旦此事他处理得好,获得观王房的认可,他岂不是可以更进一步?哪怕下放到一个边州担任县长,过过一把正县掌瘾,也比现在担任司法佐要痛快。

在长安城,别的不多就是公卿多如狗,勋贵遍地走,他每天都感觉在鸡蛋上跳舞。万一一着不慎,得罪不该得罪的人,别说他这个官当不成,恐怕连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。

陈世贵望着柳文敬道:“柳校尉,非常感谢你提供的证据,有了它,这个事件的定性就很清楚了,杜荣此獠,横行不凡,欺压良善,而至于那位……”

“杨天保!”

“对,你们那位杨天保,则完全属于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见义勇为。”陈世贵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杜荣此獠,罔顾王法,犯强盗罪,伤及事主,应处以斩刑!”

唐朝的武德律,对于抢劫罪的定义是强盗罪,没有抢到财物,处于两年徒刑。对于抢到财物,如杜荣这种性质,则要按照他是不是伤人或杀人的情节,若是伤人,则处于绞刑,基是杀人,则处以死刑中更重一层的斩刑。

以杜荣的情况,他有抢劫的行为,也有打人的行为,处以绞刑,其实并不过份。

然而,柳文敬缓缓摇摇头道:“最好不要!”

“不要?”陈世贵此时反而更中疑惑了:“敢问柳校尉,某该如何做?”

“回避!”

柳文敬说完,轻轻起身朝着陈世贵抱拳道:“告辞!”

陈世贵这才恍然大悟。

因为他的出身问题,他是弘农杨氏的门人,这是整个长安妇孺皆知的事,按说办理这类案件,必须要回避。

如果不回避,哪怕他真秉公处理,恐怕无人信服。

更何况,弘农杨氏虽然是关西显贵,但是并不能做到只手遮天。

这里是长安城,天下脚下,无数双眼睛盯着,还有不少御史,以沽名卖直。专门挑选世勋子弟或公子王孙横行不法的事来弹劾,以彰显他不畏权贵,刚正不阿。

杜荣虽然是通济坊的一霸,关键是他就是一只贱狗,最大的后台,不过是陶慧方,而陶慧方也不过是一名从六品下的小官。

以陶慧方的地位,他在长安城连个屁都算不上,只能勉强在庶民面前耍耍威风。

可是,此案一旦涉及弘农杨氏,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哪怕杨天保占着理,可是架不住御史言官最擅长碰瓷,恐怕到时候连杨恭仁都要惊动,上朝自辩。

真这样做了,他非但无功,反而有过。

想通这一层,陈世贵立即知道怎么解决了。

……

由于案件并没有开始审理,杜荣与众麾下都在县廨的前厢的空屋子里待着。

这间屋子面积不小,足足一两百平,哪怕加上杨天保、单道真和罗小五媳妇,依旧显得空旷。

杜荣是这里的常客,不仅与门外的衙役肆无忌惮的说笑,还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望着杨天保、单道真等人。

罗小五媳妇吓得瑟瑟发抖,躲在杨天保身后。

杨天保毕竟是两世为人,多少见过世面。如果在某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城,遇到这种事情,他只能自求多福。

然而,这在天子脚下,皇城边上。

他反而不用担心官府的官吏里胡作非为。因为,现在的参预朝政(官名)是千古名相魏征,此时大唐的官场相对比较清明。

就在这时,突然一名捕头来到这幢房子门口,冲着门外的衙役道:“开门!”

杜荣看清来人,大喜过望,这位正是他的老熟人,酒肉朋友邢五。

邢五望着杨天保、单道真和罗小五媳妇道:“事情查清了,你们走吧!”

杨天保愕然。

此事太过反常了,难道官府办案不应该当面对质吗?不过,他也不说什么,他还以为这是古代的办案正常程序。

喜欢盛唐太师请大家收藏:(m.xiaoshuowawa.com)盛唐太师小说娃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您已经进入了畅读模式,无法正常阅读本章内容,请您关闭畅读模式。关闭方法,点击屏蔽中央右下角点击“关闭畅读”按钮
您已经进入了畅读模式,无法正常阅读本章内容,请您关闭畅读模式。关闭方法,点击屏蔽中央右下角点击“关闭畅读”按钮